[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11-22 19:29:21
上集有些小修改:

是誰製作這種陷阱?笑殭老大?鐵殭?

我們立即衝上前察看,在揚起的粉塵中,阿力昏迷在地。

「而家應該點做……我落去幫佢打支狂犬疫苗先?」我煩惱著,詢問隊中比較多實戰經驗的阿歐。

「但係而家時間緊迫……佢而家昏迷咗應該暫時唔會發狂住,我覺得我哋應該快啲上到高層睇下蕙凌嘅情況點先,」阿歐神色有點緊張,「根據以往對付鐵殭嘅經驗,佢往往中意住係一座商場入面最高最深入之處…… 即係呢度嘅三樓家品部。」
2019-11-22 20:33:53
(35)

在笑殭的詭計下,我向後跌,把兄妹兩人同時撞倒!

紋身妹後腦撞在金屬梯級上,立時昏迷。

「傑傑傑傑一一」笑殭老大一邊怪笑,一邊拿著一冒煙的 電熨斗衝下來。

它一腳踏在我的胸口上,借力躍起,以 熨斗作為武器攻向阿展!

阿展雖然手執磁棒,但因為變故太突然,他反應不及, 一晃眼便被高溫熨斗 灼到左臂!

他的皮肉立即焦了,冒煙,吃痛跌後。

餘下阿米與陳景。

景 戰鬥經驗較豐富,沒猶豫將匕首刺向怪物左目!怪物輕鬆避開,還踢了景兩腳。

「快幫手!」景對著呆滯的阿米大聲吼叫。

阿米 這時才反應過來,以尖鐵通刺向怪物腹部。

「頂你!插眼插大腦呀!」景 忍不住說了幾句髒話。
2019-11-22 20:47:08
怪物踢暈了陳景,再以熨斗尖銳的部分刺向阿米的左目。

「啊啊啊啊!」阿米按著自己的眼睛。

這時,展趕了過來,啟動磁棒 的電擊功能。

嗤嗤嗤一一!

棒頭藍色電光一閃,直中怪物的後頸, 令它一陣抽搐痙攣。

得到解團的米大喝一聲,將尖鐵通刺入它眼球。

「推盡啲!」景強忍暈眩,彈起身。

「 推入去呀!!」

兩人合力將 鐵通推到最入!尖鐵通貫穿怪身大腦,在後腦位直出!

拔出。

它軟倒。

臉上 仍然帶著詭異的笑容。

實在可怖……

「成功啦……」景 鬆了一口氣,望一望同伴,「 你隻眼有冇事!?」

阿米放下掩眼的左手,「 似乎冇問題…冇刺中眼球……」只是刺傷了眼皮。
2019-11-22 21:25:39
電飯煲、平底鑊、時鐘...

我們終於進入了家品部的範圍。

阿歐 攙扶著妹妹前行,紋身妹仍然是腳軟頭暈暈的狀態。

「 點解我覺得呢度啲氧氣好稀薄……」阿歐皺著眉頭說。

昏暗中,我們越走越深入……在販賣平底鑊的攤位處,有一堆被 吸乾血液的人類, 就像垃圾一樣被放在地上。

有兩部電視機,一大一小,正播著不同種類的錄影節目, 都是廣東話。

景冷笑一聲,「嘿,好明顯,依度係鐵殭嘅客廳。」

阿米臉都白了,「噓!可唔可以……唔好講佢個名…」

他 東張西望,牙關開始打震。
2019-11-22 21:48:30
走到這層最角落的Sinmax床上用品處, 我終於見到她。

游蕙凌坐在大床的尾端, 穿著汗濕了的灰色小背心,雙手被反綁,雙腳也被麻繩緊綁,右小腿被割了兩刀,都是血。

武器與防具都不翼而飛。

此時,她雙眼泛淚的看著我,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我衝上前,替她撕掉封口的膠紙,緊張地詢問:「 除咗隻腳,你仲有冇邊度受傷!?」

「無、無啦,淨係腳受傷……」看見我,她豆大的眼淚落了下來。

情緒相當激動。

「 我幫你鬆綁先……」我割開她後背的繩。

「啊!!」

剛割斷手繩, 我後背就傳來年輕男性的慘叫聲。
2019-11-22 22:44:30
我轉過身看,整個人被震懾著。

在我們的眼前,一位高壯男殭正緊抓住阿展的右前臂,令他雙腳離地。

銀色的硬質短髮,茶色皮膚,一身賁張肌肉,目露凶光,眼珠是深灰色的。

胸口至右前臂都有著鐵質金屬包覆著, 一副無堅不摧的樣子。

這隻鐵殭…… 跟大鴻輝中心那隻相似但不相同 ,有可能是兄弟?

它加強握力,在阿展的慘叫聲中,兩支前臂骨被握斷,絞在一起,刺穿皮膚。

然後,它以包著金屬的右拳將他的頭打爆。

我們這六個活人看著浴血的同伴,只能發出無意義的沙啞聲音。
2019-11-22 22:57:14
屍體與磁棒墮地, 發出的鏗鏘聲把我們稍為驚醒了過來。

我把左手刀也拔出,「 大家預備好。」內心的憤怒不斷增長。

景拔出匕首、阿歐兄妹 搭箭拉弓、阿米揮動鐵通。

其實在這角落位,加上兩邊都有高大商品架, 對我們相當不利。

鐵殭挺立在唯一的出口……我們幾個活人就像甕中之鱉。

突然,它說話了。

「 首、領……唔系渡?」

它居然在說著廣東話……我從未遇過這樣的殭屍……

雖說它們「生前」都是普通人類。

……是靠日夜看電視機學習嗎?
2019-11-22 23:18:18
「你…… 你到底想點? 你點解要捉走我哋嘅同伴?」我的心跳快得過份。

「你、首令……殺死……大貢輝弟弟。」

我緊張地望了身邊的阿歐一眼,他嘗試解釋:「 我諗……佢嘅意思係,我哋首領之前殺死左佢嘅弟弟?」

就是說,它搞出這麼多事,是為了 向首領復仇?

我直視著它:「 咁、你就要殺我哋嘅人?」

「 禾捉走左、惠、入黎……點解首令唔係度!!」

突然,它仰天大吼!

長聲大吼!!

其聲勢之強,令我們忍不住要立即掩耳。

好暈……

在我勉強睜開雙眼之際。

發現……

它行動了。


我哋25號晚繼續)
2019-11-23 09:08:41
[叛逃] 中國間諜向澳大利亞政府提供信息庫
https://lih.kg/1746632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2019-11-23 09:12:45
咁耐
2019-11-23 11:00:16
我盡量避開星期日晚, 因為多數開花, 費事阻到重要PO

星期日 日頭我又出左去
2019-11-23 19:23:32
TOP
2019-11-23 21:40:31
2019-11-24 15:24:57
2019-11-24 21:23:58
2019-11-25 17:31:38
今晚七點半左右出新一集
2019-11-25 18:38:05
仲有唔夠一個鐘
2019-11-25 20:24:40
(36)

盛怒的鐵殭一衝近來,就一記金屬重拳擊向陳景。

景見走避不及,即以腳靶盾護住胸口。

碰!

驚人的力量令腳靶爆裂,內裡的棉絮飛出,景整個人向後倒飛。

砰的一聲,他撞倒一個床頭櫃,立時昏了過去。

「陳景!」我著急。

但沒時間救援了,我揮著雙刀急速說:「 各位!我哋就照之前課堂演練咁樣!速戰速決!」

鐵殭右前臂的金屬不斷增長,形成一柄手刀,約長 20厘米,相當鋒利。

我低語:「果然,右手 積聚更多金屬,會令胸口的金屬減少……」

即是說,鐵殭身上的金屬是定量、有限的,隨它自己的意念,在皮膚上游走。
2019-11-25 20:43:17
「我做主力,阿米你補位!」

眼前的高大怪物緊盯著做肉盾的我,手刀對我斬又劈,我以雙刀招架,阿米自動自覺 站在我右方補位,以鐵通既攻且防。

四下交擊,我已經決定要用上高階刀法一一破連環。

急速的鏗鏘聲與火花一一我以雙刀連環斬出七刀!

鐵殭雖然力大, 但久經鍛煉的我 仍可頂得住。

它只能勉強以刀尖削中我一下。

當它的注意力被引開後……

「係時候!」我向後方的兩位弓箭手叫嚷。
2019-11-25 21:08:28
雙箭早已搭上,兄妹弓手一共有四箭。

四利箭激射而出,直取敵人右目!四箭方位不同,令敵人難以避開!

當年大鴻輝一戰,首領的小隊就是以這種戰術殺死鐵殭。

胸口有金屬保護……所以它們的唯一弱點就是眼球。

可是,這鐵殭明顯跟之前那隻不同, 更勝一籌。

它先是快速將金屬凝聚於整條右手臂,再將頭縮低,隆起壯闊的右肩肌肉擋箭。

四箭撞在金屬肩上……

「同一招數……無、用。」它沉聲說。

而且,這「金屬臂盾」同時擋開了我與米的 密集攻擊!

一一可惡,完全攻唔入。

突然,我覺察到它左手有異,「阿米,小心!」
2019-11-25 21:29:41
它的左手如鞭子般甩出!在阿米與我的鼻尖前掠過!

一一 好彩避得快,如果唔係就爆頭!

它的手鞭最後揮中旁邊的高架子, 嘭的一聲,整個架子從中央斷開, 枕頭散落一地。

高架子幾乎砸到它,它退步,令它分神兩秒。

大好機會。

「阿米,起跳架!」

米聽到我暗號後,連忙蹲下,雙掌交疊。

我一腳踏上去,借力起跳,躍到它左側的玻璃商品架上。

我人在高處,刀尖快速前刺。

當鐵殭回首,發現我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它流露出錯愕的神情。

它的左目 完全沒有防備,我成功以右刀刺入眼球!

真的……成功?
2019-11-25 21:48:45
一一 點解會…推唔入!?

原來,它,緊緊閉住了左目。

機智的鐵殭及時將一部份的金屬凝於左眼皮。

我的刀尖就這樣卡住了。

在我 艱辛地拔出右刀時,它的手刀已高速削來,我一個側手翻回到地面,吃力地擋了三記攻擊……

噹!

我左手刀被擊飛, 虎口位撕裂流血。

防禦一減,我胸口又中兩刀,正當它要下殺手割頸之際,陳景及時推開了我!

嚓嚓兩刀,景的肺部位置被削了一個X形傷口,立時吐血。

「可惡!」

三記弓箭破空之聲,兄妹替倒地的景解圍!但陳景浴血在地已經 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兩箭射中沒有金屬保護的大腿後側,一箭射中有金屬保護的後背位。

即使在後方攻擊也沒法擊中心臟。

它吃痛,退了兩步,阿歐 得勢不饒人,拔出匕首就狂插它左腹側!
2019-11-25 22:01:57
黑血噴出,它發狂亂抓亂削,我們四人急急向後退,聚在一角。

阿歐向大家低語:「 我哋而家就唯有拉長距離,迫佢雙手都用金屬刀……等佢唔夠金屬保護雙眼。」

「 好,就咁決定。」

兩兄妹 轉用近戰裝備,我們四人分開兩邊圍殺過去。

鬥了一會,它果然忍不住連左手也長出了金屬刀。

我們故意拉遠距離打,現在它兩柄金屬手刀都長約一米!

終於我抓到機會,冒著被割傷脖子的風險,再次用刀刺進其左目!

它痛極怪叫,我成功刺穿眼球!

但就在刀尖剛觸碰到腦組織之時,變故又現。
2019-11-25 22:16:23
有什麼東西正緊纏著我發力的右手與胸口。

原來!

它的左手抓住我的右上臂,手刀不見了,現正化成一個厚重的金屬環……緊纏著我。

「 原來你仲有依招……」我臉上冷汗直冒, 呼吸困難,拿刀的手不斷在抖。

課堂沒有教授,明顯基地的人並不知道它還有這絕招。

它發力。

我就像一個鉛球被擲出,高速飛向 紋身妹。

這樣的重量與速度,女弓手如被擊中……

恐怕會死。


( 我哋27號繼續
2019-11-25 23:06:51
連登新功能

試下將個熱門回覆 置頂先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