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11-11 14:11:22
今晚七點左右出新一集
2019-11-11 19:19:35
(31)

赤裸的房間主人以右手把攝錄機關掉,左手繼續打丁。

他看來是一個歐亞混血兒,眉目頗俊,但帶著邪氣。

「易先生, 我今晚表現得好唔好?」詩詠對眼前這位高層專業人士,又敬又畏。

「唔好停,你哋繼續。」

這次換成阿moon主動搓著對方的大胸部,把舌頭 伸進對方的嘴裡。

這男人喜歡看,多於做。

看著兩位年輕女子纏綿愛撫,就令易先生感到非常非常的興奮。

完結後,男人踏著一對名牌布拖鞋,從後方取來兩個啡布袋。

「詩詠,呢個係你嘅。」易先生把其中一個布袋拋在地上,她爬過去拾起。

一打開,內裡是一些香煙與嬰兒食品之類的東西。

最近基地給予新人的 物質越來越少了, 而自己的廢柴老公又不爭氣……

那就唯有自己想盡辦法去爭取。

詩詠滿心歡喜的回到自己的樓層。
2019-11-11 19:43:12
「Moon, 今次我幫你搵到你想要嘅嘢……」

阿moon又驚又喜,撲過去把布袋打開,裡頭是兩罐可樂及兩罐starbucks 特濃美式咖啡。

她以閃閃發光的眼神望著眼前的珍品。

她瞬間又濕了……口腔。

阿Moom興奮地親吻了男人一下,他捏了她的屁股一下作回應。

男人渴望下次的場景是窗外的 水力按摩浴池。

這戲碼終於在凌晨三時落幕。


(我能夠得知這房間裡發生的一切,是由於後來易先生的錄影機與日記本都落在了我手上。)

@

過了三天,我終於獲准前往醫療室探病。

只見阿朗坐在靠窗口病床的位置,晨光映照下,他的臉色看來 比之前好多了。

之前失血過多,真的像鬼一樣白。

「阿朗, 見到你冇事就好…… 我擔心咗幾日…… 始終你都係因為我先搞成咁。」 我的語氣裏充滿內疚。

「 唔好咁講, 始終係我自願去嘅。」在白被子覆蓋下,阿朗明顯失去了一條腿。

「依兩樣野送畀你呀…… 我諗你會鍾意。」我把一排黑巧克力與一排白巧克力送給他。

白巧克力是我剛才在平台跟別人換回來的。

「 多謝……真係送畀我?」 阿朗有點目定口呆。
2019-11-11 20:30:59
我點點頭,「 我真係好抱歉……」

「 唔使咁內疚……講到尾都係我自願去……」朗嘆了口氣 ,「為左呢樣嘢。」

朗取出一個有著熊貓圖案的化妝鏡盒。

為了這個鏡盒, 他真的付出了很多。

「 你係為咗某個人…?等我諗下…… 係為咗天峰個女,林凱恩?」

我想起了凱恩手上的白色熊貓手錶。

阿朗的俏臉一下子紅了起來,似乎意想不到我那麼容易就能猜中。

「 我同佢都係讀全完中學…… 一齊返教會,識咗好多年……凱恩佢係教會嘅司琴,因為性格好,溫柔又善良,佢受到好多人喜愛。」

他憐惜地看著手上的鏡盒, 嘆了一口氣「 原本諗住等佢生日送畀佢…… 但係而家我隻腳搞成咁…… 都係算吧啦。」

我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說,自己變成了殘障者,就不可能跟女神有任何發展了。

阿朗 悶悶不樂的將鏡盒放入旁邊的抽屜裏。

將這禮物埋藏,也同時將這份心意埋葬。
2019-11-11 21:14:35
這時候,鄰床病人的小音響傳來應景的歌聲:

或者一生太漫長,才令我的痴心痴到這麼樣~

甜蜜開心的挽手,直到一天笑著離場,誰不想~

是草蜢的「對一個人愛錯」。

阿朗突然皺起眉頭來,摸一摸他的斷腳,「 突然又酸痛……我依邊有啲止痛藥……」

「 我幫你丫。」 我立即幫他扭開藥樽,倒水。

我看著他的傷口,「 我突然間又諗起我妹妹…… 嗰陣時佢畀一隻笑殭扯斷手臂,d血不斷咁流, 但係錯有錯著……佢後來成為半殭,斷左嘅手臂居然重新長返出嚟…… 而且功能一切正常。」

阿朗把藥丸吞下。

楊醫生 不知何時來到醫療室門口,聽到我所述說的一切。

他臉上有著非常複雜的神情,摸一摸自己的斷臂……

@

翌晨,我與景來到會所的多用途室上課。

這是為前線戰士開設的課程。

蕙凌今天好像有偵察任務要做,所以不在這裡。
2019-11-11 21:53:37
我們來這裏學習如何有效地對付殭屍,那些活死人。

在課室中央的位置坐了下來後, 我發現這裏只有十一位前線隊員。

沒有其他學生了。

而整個基地大概有六百人……那麼少人願望上前線奪取糧食,這實在是相當不平均的比例。

跟上次一樣,學生的年齡層很廣, 同樣是由灰褲導師生哥所教授。

有點像演員方中信的生哥 清一清喉嚨,朗聲對大家說:「 各位大家好!我係你哋嘅導師生哥! 黎依度上堂嘅,都係自願上前線嘅人,都係勇武嘅士兵…… 我知道大家都係有一顆熱心, 想保護自己嘅家人朋友, 想為基地嘅眾人搜索糧食,令我哋六百人得溫飽!所以,今後大家就係戰友, 大家認清楚對方,以後就係出生入死嘅同伴,要相信,我哋係可以為人類社會寫出嶄新嘅一頁!」

大夥兒都熱血起來,點點頭。

在鼓舞人心的開場白後,灰褲生哥 正式為我們介紹荃灣區最常見的六種殭:
2019-11-11 23:16:10
泥殭: 最普遍最低級的怪物,危險度為D,走得慢,智力低,但力量普遍比人類大,喜歡用鼻撞垃圾。

笑殭:奸險的變態怪物,喜歡肢解人類,危險度為C, 懂得用工具、設陷阱,大多為男性。

黑甲:一雙手背有黑色利爪突出,攻擊快而狠,這種怪物生前都為女性,弱點是其雙爪為金屬,可以被磁鐵所吸附。

(最近被我們的新隊員發現有一變種,稱為血眼黑甲,利爪可突然變長,存活於荃新天地,已被擊殺,但不知是否仍有同類)

狂犬:殭屍化的狗隻,速度奇快,被咬不會變成殭,但會出現 類似狂犬症的症狀,暫時知道荃灣區至少有六隻。

大黑甲:簡稱大黑,女黑甲之巨大版,步速可突然變快,部份沒有利爪,危險度為A。

鐵殭:懂得硬化全身皮膚, 極難對付的一種類型,中等智力,在北區有自己的村落與文明, 危險度為A,絕不建議對抗。
2019-11-11 23:32:30
生哥收好黏在白板上的六張怪物照片,「…… 荃灣區暫時就係得咁多,而早排蕙凌小隊係荃新天地二期嘅超市內 發現一個會發放毒氣嘅全新品種…… 我哋暫時稱呼佢做霧殭,危險度偏高,喺我哋未搵到有效嘅應對方法前,不建議對抗。」

「個隻垃圾霧殭,殺死左阿龍……」在前排的位置,有著憤恨眼神的少年說, 他緊握著拳頭。

坐在我右邊的中年男說:「阿龍係佢表哥。」

中年男留著很酷的短鬍子,看樣子是個歐亞混血兒。


( 我哋13號繼續

正皮是鼓勵
2019-11-12 00:17:26
2019-11-12 09:26:50
2019-11-12 12:52:47
樓主我返來了 加速咗真好
香港而家都有啲生物 好似各種殭咁
睇到覺得同現實都差唔多
幫推
2019-11-12 18:32:11
歡迎回歸
2019-11-12 20:23:54
歡迎入來紙言比個“追稿”我/ 留個言
如果入到「單日人氣文章排行榜」頭十名, 我會有少許稿費的

www.shikoto.com/articles/188830.html
2019-11-12 22:57:29
top
2019-11-13 09:30:14
2019-11-13 14:09:43
2019-11-13 15:43:14
今晚8點左右 出文
2019-11-13 20:30:07
(32)

短鬍中年男戴著一雙金屬爪,裝成殭屍模樣,向我衝殺過來。

他旁邊有一位紋身女,以同樣的武器殺向我!

「阿展,睇準時機!」灰褲生哥喝令少年。

有著憤恨眼神的少年看準時機,以一條磁鐵長棒擊向兩名扮演者的爪上。

兩雙黑甲爪被吸附,向下沉, 救了我一命。

我八斬刀火速出鞘,一刀刺向中年男眼球,一刀刺向紋身女心臟。

此刻,我們四人同時停了下來。

因為只是對打練習,當然點到即止。

中年男見到刀尖就在自己眼前, 緊張地吞了口口水。

收刀,收棒…… 大家都把武器收起。

紋身女嚼著口香糖, 對中年男不懷好意地笑笑,「 阿哥,你好似好驚咁喎。」她的右臂紋身相當搶眼,是生命之花加中國赤龍。

「無呀……點會驚,」中年男努力維護自己的尊嚴,「不過,阿存 你真係唔打算用木刀? 好似安全啲。」

「阿歐 你可以放心, 呢對八斬刀我用咗十幾年,以前同我啲學生做 對打練習都係咁做, 從來冇出過意外。」

我又補充一句:「木刀嘅重量我唔習慣 ,用木刀可能反而會傷到你地。」
2019-11-13 21:48:50
「 原來係咁……」

突然,生哥拍拍手,「好啦, 今次都做得幾好, 而家調轉角色,阿存同阿展做殭屍攻擊人……」

@

接近黃昏的時間,下課的我信步來到基地平台的露天地攤市場。

這裏有各式各樣的貨品,日用品、食品、 武器應有盡有。

突然有點掛念著她……

一個角落小地攤傳來一陣悠揚的音樂。

Maurice ravel : Bolero

是數碼暴龍01大電影「我們的戰爭遊戲」的開首音樂。

我知道她很喜歡這首交響樂。

一個木製的旋轉摩天輪放在地攤上當眼的位置,大約20厘米高,電動,不斷播放著這音樂。

我望了一眼攤主,「係你…… 頭先上堂見過你, 你好似叫做阿禮?」

「嗯。」溫文的眼鏡少年點一點頭。
2019-11-13 22:27:15
「 我鍾意呢個音樂摩天輪, 都係以物易物?」

「無錯。」

我從背包裡掏出幾件東西: 一支潤膚露 、 一瓶蘋果汁、一個火滾忍者鎖匙扣。

阿禮看到那 鎖匙扣,雙眼亮了起來,他推一推黑框眼鏡。

「 嗯……我用呢支潤膚露同你換,嚟緊就快秋天,依支野嚟緊會升值, 有你著數。」

阿禮想了一想,「 要加埋個鎖匙扣。」

「好,成交。」

我滿心歡喜的捧走那摩天輪,一轉身,就遇到一臉焦慮的阿力。

似是有什麼大事情發生了?

他走了過來, 急速地說:「阿存,蕙凌小隊係之前嘅預定時間無聯絡基地, 而且到而家都未返, 係好唔尋常。」他望一望昏黃的天色。

我震驚著。

「 我哋而家就準備出發搵佢,你都黎?」

@
2019-11-13 23:33:50
我入到會所層的指揮室, 發現首領不在這裏。

而混血兒兄妹早已在這裡,阿歐與紋身妹,他們身上帶著弓箭。

還有少年阿展。

「 首領唔係呢度?」

阿力答:「 佢所帶領嘅屠龍小隊,去左『北鷹』個邊做 一個秘密任務,三日後先會返。」

這時候,有一位瘦削青年走了進來。

「阿米!依邊!」阿力向他招手,「依家小綠 會同大家簡單交代下成件事。」

助手小綠站在平放的大地圖旁,清一清喉嚨,對大家說:「今日0900,蕙凌佢嘅三人小隊出發去 兆和街一帶做偵察,順便去附近調查一單懷疑發現霧殭屍體嘅事件……而正常佢哋係會係中午時間用 whatsapp同我聯繫, 匯報最新情況……」

我提出疑問:「 出面有wi-fi?」

「 小部分嘅餐廳有, 例如兆和街嘅金坊泰國美食餐廳內。」

阿力繼續補充:「但係基地就一直冇收到佢哋訊息,所以宜家我決定組一個小隊出去搵佢哋。」
2019-11-13 23:54:27
「 依個鐘數……出去?」阿米望向窗外,有點怕。

阿展以極低沉的聲音說:「 我要殺曬佢哋……」

阿力看一看阿米,認真地說:「 冇辦法,我哋唔可以再等,蕙凌佢哋可能受左傷、 可能被困…… 我哋前線而家就要出發,各位帶齊裝備, 十分鐘後正門集合。」

@

我帶齊兵器與陳景一起步向正門。

有六個人在等著我們。

「 阿存!我將阿禮都拉埋過嚟。」阿歐熱情地搭著阿禮的肩膀,阿禮不知為何微微面紅起來。

「hi… 我哋又見面啦。」阿禮對我說, 神情尷尬。

「你係自願出戰?」我有些意外。

「係,當然……我預備好架啦。」阿禮摸摸他腰間的開山刀。

阿力點點人數,朗聲說:「好,齊人, 我哋出發!」

開閘。

阿力小隊,八人,1730出發。
2019-11-14 00:27:58
@

我們出閘就向右轉, 不一會已經來到仁濟醫院正門附近。

路程不算長,但已經被我發現……阿禮根本就是阿朗二號……

「依個悅來商場咁黑嘅……會唔會、會唔會突然間有一堆怪物跑出嚟?不如我哋行遠少少……」

「哇!係、係死屍堆,我、我 真係從未見過咁多死人。」

「 各、各位唔好意思呀,我一緊張就會不斷講嘢!」

原來他是一個這麼多話的人,之前都沒發現。

短短的路程,他已經講了超過二十句說話。

隊長阿力最初都會稍作安慰,但後來就直接無視了。

@

荃灣街市街算是比較平靜,沿路只有三四隻漫無目的走動的泥殭。

當我們走到千色匯二期商場門口附近時, 商場玻璃門被「人」打開了。

「hi……」是笑殭低沉陰險的聲音。

它就站在 Pacific Coffee店旁。

兄妹兩人最先警覺,兩人同步抽箭,拉滿弓對牢敵人方向。

戴著人指項鏈……

我認得它!那是之前遇到的「笑殭三兄弟」的老大!

它笑著把一隻波鞋扔向我。
2019-11-14 00:41:00
我一手接著……

那是一隻New balance女裝波鞋,半隻都染著血。

我的心跳突然變得又重又急。

那是……

蕙凌的鞋。


( 千色之戰要花d時間去度,而且呢幾日有啲特別嘢做,所以18號晚先出新一集 )

歡迎留言推post~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