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11-05 20:59:47
第一次咁樣手機直出

都幾順


不過缺點係 計唔到字數,同唔方便用破折號
2019-11-05 21:29:59
Thanks ar

大隻仔阿力係正, 之後第二部曲會有好“出位”嘅表現

繼續留意劇情發展
2019-11-05 21:39:40
新讀者 岩岩一口氣追到live 好睇
2019-11-05 21:40:52
2019-11-06 00:03:20
2019-11-06 06:45:32
2019-11-06 11:41:50
2019-11-06 23:15:07
2019-11-06 23:43:55
2019-11-07 08:59:17
繼續推
2019-11-07 12:52:19
2019-11-07 13:51:34
今晚七點左右出新一集
2019-11-07 15:14:37
2019-11-07 16:34:01
期待今晚更新
2019-11-07 19:34:52
我都期待

(29)

嚇死人……

原來這大黑的目標不是蕙凌,而是她身邊的魚產水桶。

只見它抓起一個沉重的魚桶,把一堆死魚與大膠桶通通倒進口內。

它連這硬膠桶也吃掉……看它進食的呆樣子,感覺智商有點低,不一會,它就整張臉皺起來,看來是想把喉嚨裡的膠塊吐出來。

嘔……

它真的把那堆膠吐出來,連帶它自己的綠色胃液與一些未完全消化的人類骨頭……

這種驚為天人的臭味……沒有手掩鼻的我,只好「硬食」。

突然,我背後傳來一下咳嗽聲。

地上魚腥味加上前方嘔吐物的強烈刺激,令他忍不住了……

原本望向大廈的它,突然伸頭來近距離望著我。

阿朗又咳了兩聲,還揚了一下右手。

仆街了。
2019-11-07 20:34:54
吼!!


這凶狠大黑對著我吼叫一聲。


槍頭揚起,蕙急速說:「跑!你哋快啲跑返基地!」


我揹著阿朗, 沒辦法做出大幅度的攻擊動作,只能聽命。


向著「東江大飯店」的直立大招牌疾衝。


我起跑,同時身側銀光一閃,蕙的長槍直刺巨人的手掌心, 稍為阻礙了對方。


蕙在這樣恐懼的情況下,還能刺出如此強力的一槍,我相信她此刻是運用了全身所有的腎上腺素。


不愧是運動員, 驚人的爆發力與神經反應。


但,恐怕已經沒力再刺出第二槍。


我們三人拚命逃跑,不一會已經過了恆生大廈,來到馬會投注站對開的公路。


名逸居就在前方遠處!
2019-11-07 20:35:57
頭先打咗一篇 不能發出

而家又好似正常返
2019-11-07 21:26:35
換氣過度的我們,有點頭暈。

大黑的步速 實在可怕,我們三人在負重的情況下,根本極難跑得過它。

嗤的一聲,陳景的綠色背包被大黑爪開了。

在搖晃下,一整瓶威路氏提子汁跌出來, 在地上跌成碎片……連我辛辛苦苦才奪得的兩件有機牛排、 意大利高級紅酒也在穿洞的背包裡跌出!

在我的震驚中,包裝牛排跌在地上。

紅酒卻及時被蕙接住。

在我鬆了一口氣的時候,蕙卻不慎被一隻泥殭屍體絆了一下!

紅酒瓶脫手飛出……

碰!

高級紅酒重重撞在了地上,變成五塊碎片。

揹著阿朗的我無能為力……只能眼巴巴的看著。
2019-11-07 21:44:29
在地上的牛排也被大黑踩了……

本來還在想有沒有可能在稍後的時間回來拾回……

懷著悲憤的心情加速步伐。

越過豬樣麵店,大黑又發狠出爪,把 一支交通燈與「關門口街」的路牌割成兩段!

身處在比較後方的蕙凌,馬尾髮被削了少許。

看到基地的門口鐵閘,我出盡力向三位門衛呼叫:「救、救命……」 氣喘如牛。

聲音相當低微,門衛自然聽不到,但他們 能「見到」就足夠了。

比交通燈還要高上三米的狂暴生物正在獵殺著我們。
2019-11-07 22:09:52
為首的天峰先是吃了一驚,跟兩位女弓箭手 交代兩句後,便從roadblock上跳了下來,向首領指揮室的方向,吹起金屬哨子來。

在夕陽的天空下, 尖銳的哨子聲越過大半個屋苑。

兩長一短。

在大黑接近基地十米左右之時,雙箭手拉滿弓,火速向它攻擊。

四名箭手趕上來,登高處, 頓時箭聲四起!

門已開,揹著阿朗的我先進去,景與蕙跟隨。

主醫療室就在1座4樓,我跑過去。

1座與2座有大量箭手湧出來,大約有二十名,首領也持手槍衝了出來。

GLOCK 19半自動手槍,我認得那好像是飛虎隊的配槍。

閘外傳來女性的慘叫聲, 似乎有人從高處掉了下來。

神情緊張的首領沒有理會我,火速衝出閘外,對牢大黑甲頭部就是兩槍!
2019-11-07 22:52:26
在1座大堂門口見到天峰。

「阿朗咩情況!?」

「佢小腿被咬,我及時…… 斬咗佢隻腳落嚟,阻止感染。」

天峰留意到我抖震的雙臂,「 你攰,交畀我。」

我將阿朗交給他, 我這時才留意到原來阿朗的止血帶早已不翼而飛。

@

到了4樓,從升降機裏一出來,就有兩名守衛迎接我們五人。

兩壯男的雙眼都在關注阿朗,手搭在小刀柄上。

天峰抱著阿朗,一衝進B醫療室就說:「楊醫生, 非常緊急!佢被咬到小腿,但係五分鐘內切左腳!」

「放佢上床, 我同佢做檢查。」醫生用左手指一指。

昏迷的阿朗倒在雪白的病床上。

楊醫生先是察看朗的斷腳與指甲,然後開聲喚阿Moon,「 我要檢查佢瞳孔。」
2019-11-07 23:02:13
護士阿Moon用手輕力張開傷者的右眼皮。

醫生單手打開醫療小電筒,上半身靠近阿朗的頭部。

此時,變故突現。

阿朗突然張開雙眼,發狂似的撥開阿moon的手,再用力抓住楊醫生的前臂!!


( 我哋9號晚上繼續

歡迎比up
2019-11-07 23:03:25
live
2019-11-07 23:14:32
好刺激呀!!!
2019-11-07 23:45:28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