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11-02 12:49:25
謝謝

寫緊了~
2019-11-02 13:59:05
2019-11-03 18:34:30
(27)

在阿朗發現自己的腳被「屍體」抓住之時,它已經以利齒狠狠咬下去。

咬中了左小腿。

在阿朗淒厲的慘叫聲中,蕙凌的長槍如迅雷般刺出!

那扮死屍的男殭鬆開口,一手接著了槍桿,令銀槍尖停留在半空,它向我們展露出一副喪心病狂的笑容——是一隻成年笑殭!

——可惡!居然扮成屍體。

雙刀出鞘,我以一記虛招向左劈,在它向另一邊閃避時,我成功以右手刀將他刺死。

我也顧不上我手臂上的腦漿與黑血,立即就拉起阿朗的褲管察看傷勢。

一看,心中涼了一截。
2019-11-03 18:35:37
觸目驚心的傷口,咬得很深。

看來……已經染毒了。

我悲傷地看了一眼身邊的蕙凌。

「要點做……」

蕙凌臉色有點發白,「扶、扶佢去長椅度……快!」

我與景一左一右的把阿朗扶到附近的長椅,他每踏一步也是錐心的痛,蕙凌立即用領呔當成止血帶綁緊他的大腿,盡可能壓住血管。

不遠處傳來拍打玻璃的聲音。

我們抬頭看,原來在商場內,早前看到的那一堆殭群想追擊我們,但被我們剛才所放的木欄所阻。

但那木欄只是一條薄薄的木板……那玻璃做的門也撐不了多久……

看形勢,它們很快就可以衝出來撲殺我們。

陳景的臉容繃緊,他皺著眉頭說:「或者……我哋……應該走先?」

「你咩意思……」我強壓住內心那洶湧的惡魔。

「其實,我哋都冇咩可以做到……」景看著阿朗小腿上的黑色牙印。

「即係想要我哋掉低同伴……?你點可以咁講……人命嚟㗎。」我瞪著陳景,心情非常複雜。

「對、對唔住……」阿朗躺在木長椅上,失控地流著淚,「對、唔住咁、多位……」
2019-11-03 18:42:42
他的手仍然緊緊抓住那個圓形化妝鏡盒,那看來是一個熊貓圖案鏡盒。

「無事、無事嘅……」我看著他,非常難過。

陳景看著商場內那堆嚇人的殭,握緊了匕首的柄。

「要避免、畸變成為殭……而家只有一個方法,」蕙凌神情悲痛,「阿存,用、你嘅刀……」

她難過得說不出完整句子來,但我明白她的意思。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我拿著刀,看著他的腿,內心煎熬。

——我嘅八斬刀夠鋒利,應該劈兩下就OK。

——唔係……定係削比較好?

——邊種方法令佢最少痛苦?

——冷靜啲呀,楊默存,冷靜……

我叫自己冷靜,但雙手卻不聽話地抖震著。

「……阿朗,你要忍住,呢個係救你嘅唯一辦法……」蕙凌將一條領呔塞在他的嘴裡「防止你咬親自己……同埋、陣間你最好唔好望住。」
2019-11-03 18:51:02
阿朗點點頭,滿額都是汗。

蕙凌將手搭在我的右臂上,「阿存,冇時間……唔好再猶豫。」

「係時候落手。」景對我說。

「阿朗,閉上眼,我而家開始。」我沉重地說,看一看銳利的刀鋒。

我深深吸一口冷靜的空氣,將刀高舉。

斬膝蓋以上,還是膝蓋以下?

這麼久……毒性可能已經……

要救到他,最好就是……

伏的一聲,我的刀落在膝蓋以上——成功將大腿肉斬開一半,碰到骨頭。

我眼前是滿滿的血,耳際傳來阿朗啞忍的淒慘聲音,手腕僵硬。

——再落一刀,再落一刀就搞掂,然後快啲離開呢度。

——今次唔好心軟,要狠心啲出盡全力。

伏的兩響,我的刀斬開大腿骨並且碰到木椅。
2019-11-03 19:14:14
「得啦……」我的右手滿是鮮血。

成功了,但我卻沒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阿朗口中的領呔鬆脫了,他痛苦地叫著,蕙凌立即用急救包的用品幫他包紮好大腿。

內疚在我心裏蔓延著。

[我哋要快啲走……]陳景看起來非常焦躁。

此刻玻璃門內聚集了更多的怪物,有男亦有女。

我二話不說把自己的綠色背包脫下來,單手持刀,揹起臉色發白的虛弱阿朗,準備出發回基地。

景看著我那個裝了高級紅酒與牛排的綠色背包,[阿存,你……]

[救人要緊。]雖然心裏相當不願,但為了救人,我只好暫時扔下物資。
2019-11-03 19:32:05
陳景二話不說的將自己的背包放在地上,揹起我的綠色背包。

他放棄了他的珍品背包,內裡有果汁與有機雞柳之類的天價珍品……

我看著死黨兄弟,有點呆,他願意這樣做實在令人意外。

「得啦,在心中。」陳景對我說,他拉緊背包,拔出匕首,「我哋一齊殺出重圍。」

蕙凌將陳景與阿朗的沉重背包放在莎莎店內,「暫時放住呢度先,遲啲我哋有機會返嚟拎。」

「要行啦。」我看著後方那對玻璃門的裂縫越來越大。

我們仨火速向全完小學方向前進,真正離開荃新的範圍。

但踏出沒兩步,傷腳又一陣劇痛閃過。

——我隻腳……始終未完全好返。

——撐住,默存,撐住!

——大概二十分鐘路程,無論如何都要捱到尾!

「……阿存?」蕙凌回頭看我。

「冇事,我冇事。」我咬緊牙關又繼續前行。
2019-11-03 19:48:00
在剛踏上斑馬線之時,我們發現了——

咚,咚,咚——

聽到這樣巨大沉重的腳步聲,景嚇了一跳,「咩、咩聲?」

「係、係佢……果然係會出現……」滿臉恐懼的蕙凌。

她畏懼地看著聲音的來源方向——前方五十米左右的位置。

咚,咚,咚——

地面在震盪。

眼前的交通燈與直立路牌隨著每一下劇烈的震盪,搖又搖。

不會是我想的那種東西吧……

我和蕙凌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它。

終於現身了,左手抓住中華基督教會全完小學最頂層的金色十字架。


「頂……唔撚係呀……」抬頭看著一切的陳景。


(我哋5號晚上繼續
(5號晚上我不在家,我到時嘗試用手機直接出,睇下效果點)

正皮是動力
2019-11-03 20:15:30
11月盡量加速
2019-11-03 21:31:16
歡迎入來紙言比個“追稿”我/ 留個言
如果入到「單日人氣文章排行榜」頭十名, 我會有少許稿費的


www.shikoto.com/articles/188830.html
2019-11-04 10:32:39
2019-11-04 10:46:13
加速啊樓主
2019-11-04 13:49:35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breaking/realtime/article/20191104/60227990

共慘黨成日派大陸仔落黎搞事,個社會好危險

所以我覺得宜家人人都應該學下 防身術 詠春嗰啲自保

以前睇書學到,遇到短兵器 就大大力踩落對方膝蓋骨,至少兩下,削弱對方移動力,然後走
2019-11-04 15:21:19
2019-11-05 09:02:45
TOP
2019-11-05 11:21:30
用左一個朝早由第一集睇到27 集 真係好好睇 繼續作!
BTW,阿力應該幾正,希望阿朗冇事
2019-11-05 18:12:05
多謝巴打你多次支持,即刻出

希望嚟緊做到 兩日一更

(28)

黃昏,荃灣。

之前我把阿朗受感染的腳斬掉,成功與否……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把握。

如果他的大腦確實是受到殭屍病毒感染,會突然在我背後咬我一口也是有可能的事……

但現在不是擔心這種事的時候。

因為眼前有更巨大的危機。

史無前例的巨大危機。

就連蕙凌這樣的勇武先鋒,身體也因為恐懼而微微抖震著。

「係佢、係佢……大黑甲。]蕙凌按著自己握槍的手,想停止手震。
2019-11-05 18:15:07
根本就是一個長髮女巨人。

瞪著一雙混濁大眼,全身赤裸,灰暗皮膚,此刻略為俯低身的她比整幢全完小學還要高上三米。

她以沒有爪的手握著那高高在上的十字架,正東張西望。

「快、趁、趁趁佢仲未睇到我哋……快啲行入去街市小巷嗰邊。」

我們依言小跑步的跑入右邊的小巷。

這個露天小街市,有賣菜的,賣水果,也有賣生肉的。

我一邊走,一邊看看四周,「呢度的確有比較好嘅掩護……」我緊張得滿頭是汗,可惜我沒有手可以替自己抹汗。

景吞了吞口水,望向後,「佢、佢喺後面跟住黎…」

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2019-11-05 18:38:12
雖然我們安靜逃離,但始終還是被她察覺到嗎?

「依種黑甲嘅步速可以突然變快……趕唔切啦,我哋先匿入依間鋪。」蕙拉住我前去右方的一間豬肉鋪。

繞過木製的豬肉桌,蕙、景與我先後坐在了地上,我把阿朗放下了。

我們背靠腥臭的豬肉桌,俯低頭, 刻意減慢呼吸,希望那女巨人不會發現我們躲在這。

剛才蕙替朗保管好那鏡盒, 現在大派用場了,她把鏡盒打開,稍為高舉,像個士兵般察看那背後的敵人。

一看,蕙瞪大了雙眼,倒抽一口涼氣。

那女巨人近在咫尺!她已經在豬肉鋪門前,俯低身並伸手進來!

景見到,有些激動,他舉起匕首想衝殺出去,蕙立即示意他別動。

它極粗壯的灰手在我與景的頭上經過, 嚇得我們膽戰心驚 ……但原來它的目標不是我們,而是在我們前面兩米處的發霉死豬……
2019-11-05 19:07:11
周邊零碎的生肉它沒有興趣,只見它一手就夾住那死豬頭, 腐壞的血水流出…

在香港地如今還敢以豬肉作為食物的生物,恐怕就只有它們這種怪物。

那豬屍一直被拖行,拖到去我們的腳、腹側、肩膊…

我與景都沒法向左右移動避開,因為我們左右兩邊都有人,唯有死忍。

真是臭得難以形容,還混雜著霉菌……我們連大氣都不敢透上一口。

豬屍被完全拖出,我們半身都是污垢與霉菌,這時候,陳景卻張開了口,他忍不住想要打噴嚏!

我嚇得心臟似要跳出,連忙伸手替他掩住!

嚏。

我與景兩個人、三隻手掩住他的口鼻,幸好及時掩到,聲音很輕微!

嚏。

被霉菌影響,景又打了一個小噴嚏。

應該……聽不到吧?

應該……

我火速把蕙的鏡盒奪了過來,高舉察看。

後方的女怪物,正仰起頭專注地進食。
2019-11-05 19:20:11
呼……

沒有發現我們四個活人。

飽食後,它緩步離去…… 但很不幸,它正前往基地的方向。

跟在它背後行,當然是不安全的。

沒辦法,它現在走小巷,那我們唯有走 遠一點,繞去行沙咀道的「大路」。

經過沙咀道麥當勞與中移動,我們繼續急步前行,一路細心聆聽著它的腳步聲。

「 太好喇,佢越行越遠……」蕙的臉容漸漸不再繃緊。

但在經過豐澤,快到十字路口的時候,我們卻聽到異樣。

我孤疑,望望右方,「 奇怪……點解個邊好似有第二種腳步聲嘅!?」
2019-11-05 19:40:48
話音剛落,我們三人就見到令人驚恐的畫面。

一隻沒頭髮,雙眼有傷的大黑甲,從周生生金行這個轉角位探頭出來。

跟剛才的那一隻高度相同,但手臂與大腿更壯。

景張著嘴,嚇得連粗口都忘了說。

蕙的臉上寫滿恐懼,「點、點會咁, 呢個區域竟然有兩隻大黑甲,情報、情報……」口吃起來。

「點、點呀? 我哋快啲跑?」我的腳傷暫時沒有發作。
2019-11-05 20:28:21
而這大黑甲右手有利爪,而且手臂上插了斷箭, 身上有不少舊創傷。

蕙看著它,「佢雙眼…… 呢隻黑甲我哋之前對付過,比我地嘅箭手傷到佢幾乎盲, 基本上靜態嘅野佢係睇唔到…… 我哋而家趕唔切逃跑,就唯有……」

她示意我們跑到一輛漁產貨車旁。

在這十字路口上,有一輛翻倒的漁產貨車,內裡的七個水桶與林林總總的魚蝦都翻了出來,連同一堆破網堆在了馬路上。

車身是黑色,水桶是墨綠色,正跟我們的衣色相約,用來作掩護正好。

我們站在死魚堆上,水桶堆裡,不敢作聲與呼吸,就像遭遇到侏羅紀暴龍一樣。

敢跳動或跑動,我們就死定了。

跑?它跨兩步就可以超越我們,吞食我們。

蕙凌右手槍低垂,左手緊張地抓住我的手臂。

只見它俯低身,好奇地靠近,用鼻子聞聞我們。

魚腥味與汽油味是很好的掩護。

在極近的距離看,它的眼皮與眼角都有傷,看來是曾經被十多發弓箭所傷。
2019-11-05 20:37:31
長髮大黑甲向南遠去,尖爪大黑甲愈逼愈近。

它緩緩伸手向蕙凌的肩膊爪去。

仆街了。


( 我哋7號晚上繼續

up up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