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10-26 20:09:16
by the way,

chrome個語音輸入係好用嘅
2019-10-26 23:34:32
2019-10-26 23:43:42
Live左
2019-10-27 09:07:12
top
2019-10-27 11:48:55
繼續LIVE

(25)

游蕙凌人在半空,她活用下墜力,手臂只需花費小量力氣,就已經做到極大的殺傷力。

劈掛槍法——鵬擊。

砰!

高大黑甲的頭骨與腦袋同時被槍桿擊成碎片!

阿朗得救了,他連忙爬起身來。

蕙凌順勢把槍桿撥向後方,把一隻想背刺陳景的笑殭殺死,再一轉身,銀尖在半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三隻泥殭頭顱飛脫。

她把槍桿滿滿的黑血抖下,吸一口氣,便繼續以源自武術大師耿德海的劈掛槍法殺敵,在這恐怖商場內大放異彩。



把pop-up位的屍群了結後,四人走到G2000衣服店門前,終於可以休息放鬆一下。

累極的我與蕙凌同時席地而坐,大口喘著氣。

阿朗把貨架上領呔拉了起來,替自己雙手的創傷包紮。

也扔了幾條給陳景與我,讓我們也可以包紮好身體的傷。

2019-10-27 11:52:48
經過香水店,去到天橋玻璃門前,又遭遇一堆眼神兇狠的殭!

黃色區域果然是處處危險。

至今已經戰了超過三小時……我們的氣力與精神其實已經明顯下滑,但仍努力奮戰著。

「天橋嗰邊仲有一堆……我哋唔好喺度糾纏啦,」蕙凌邊戰邊說,「阿存,前面就係Watson's Wine!你宜家衝過去拎支酒,拎完就一齊離開呢個鬼地方!!」

「好!」

大家替我頂住,我就這樣單人匹馬衝過去starbucks對面的Watson's Wine店鋪。

我在疾跑中順勢斬殺了一泥一笑!

來到放滿酒品的Watson's Wine門口外,我卻看到店內有兩隻灰暗色的大狗,後腳怪怪的,牠們的前半身被門口一個矮木酒架擋住,看得不太清楚。

我心中一凜——似乎係殭狗……狂犬!?

牠們正在挖著什麼……或是吃著什麼?

而在我走進店內,看清楚後,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原來只是兩隻普通大狗,不過其神情相當凶狠,而且身上有傷。

的確,太善良的生物沒法在這瘋狂的世界裡生存。
2019-10-27 11:56:14
牠們正在地上進食一種花生餅之類的零食,一看見我這個陌生人,便咬牙切齒的,對牢我猛吠,而且似是要撲過來攻擊我。

我沒有退,反而惡狠狠的踏前一步,雙刀在昏暗中交擊出火花。

「走!!」我把旁邊一支白酒打爆。

體型較大的惡犬又對我吠了一聲,然後才緩緩後退,轉身離開,從店中另一個門口出去,牠的同伴也跟著,尾巴低垂。

我沒有時間慢慢哄牠們離開,這是唯一的辦法。

我把雙刀入鞘,環視這間酒品店——這裏大概有十個酒架,有的接近三米高,白酒紅酒香檳應有盡有……相當齊全,看來還沒有活人進來過。

是由於……這區域實在太危險,以致未有活人前來?

我緊張的吞了吞口水,放下沉重的背包,開始搜索我的目標。
2019-10-27 12:14:55
金色包裝的MAR牌紅酒……

店內所有的燈都已經熄滅,外頭天花有兩盞一閃一閃的燈,正好給我做照明。

我相信,這種高級紅酒不會放在近門口處,所以我主要集中在較深入的地方尋找。

當時在那一刻,我還未察覺到危險的逼近……

法國……智利……意大利……

我相當專注,抬起頭搜索位於高處第三格的意大利品牌……

應該就在這裏附近?

突然,我背後遠處傳來「格」的一聲響——似是有人撞到了木架,而且令上面的白酒瓶互相碰撞了起來。

我猶如驚弓之鳥,立即轉過身來,「邊個!?」

店的末端,二號門位置……沒有任何人或生物,只有一閃一閃的光。

我一邊走向那位置,一邊用右手把刀拔出。
2019-10-27 12:25:34
——無人……唔通係頭先隻狗返咗嚟?

在我正要放下警戒之時,我卻從眼前的牆上看到一個長髮黑影!

這傢伙懂得聲東擊西,引我注視二號門的位置,然後繞到一號門來背刺我!

我以平生最快速度,帶刀向右轉身,試圖擋開攻擊並反擊。

先斬了再說!

我快,但對方比我更快。

在我還未看清楚對方的正面樣子,那黑影已經用左手利器狠狠插向我的右肩!我沉肩,勉強避過,黑影的右手利器已經插進我的心臟上方的位置!
2019-10-27 12:45:00
在右肩與胸口的強烈疼痛下,我一邊後退,一邊看清楚對方。

那是一位身穿女警制服的怪物,血紅色雙眼,神情凶狠,以手背上一雙鋒利黑爪作武器!

要用漫畫角色來形容,那就是一隻女版狼人!

我後背撞到白酒架,退無可退,右手刀高速向上劃,她勉強避過,下巴被劃破——我乘她上半身仰後時,一記猛烈蹬腿擊出,把她擊退三米外。

這個灰皮膚的怪物女警,在四米外以渴求的眼神瞪著我的頸動脈位置,其歪嘴正流著腥臭的口水,一副癡迷的樣子……

——頂佢個肺……個腹部咁硬嘅,感覺似踢到木板。

——依隻係黑甲……?但依隻感覺同其他好唔一樣。

——更加聰明,而且快好多。

——有機會係一隻變種?新型殭?

眼前這隻披頭散髮的「血眼黑甲」,其藍色制服破損相當嚴重,領口大開,露出了灰色的胸口與黑色Bar top,腰間的槍袋也破了,只有手槍而沒有警棍。
2019-10-27 12:45:22
我望一望她背後的位置……我要取的高級紅酒,大概就在那個位置。

——打爛咗啲酒樽就麻煩,引咗佢出去門口外先打。

我一邊向右移動,一邊以左手把另一柄刀拔出。

血眼黑甲卻突然躍前來猛攻!

——痴線,好快!

我還未反應過來,左手背已經被她狠狠爪中——她想阻止我拔刀!

一回神,她已經走到門口阻截我,還順勢把整個酒架撞倒!

砰!!!

一聲巨響,整個酒架倒了下來,無數的白酒瓶被撞得破碎,玻璃碎片向我飛來,我連忙後退,打算從一號門離開,卻又被她利爪所阻!
2019-10-27 13:08:47
逢的一聲,門口位一個矮酒架被她削去一角。

我吃了一驚,左手再探到刀柄,她又是一爪!我的左手背瞬間鮮血淋漓。

別無他法,我只好以右手刀加上必殺高級刀法急攻!

噹!噹!鏘!鏘!鏘!鏘!

楊門刀法第七式——破連環。

八斬刀連環快攻,可惜盡數被她的一雙硬爪擋開,我只能傷到她的手背兩分毫。

破連環總共有七刀,第七刀本來是迅猛的左手刺擊,可以殺敵無聲,但由於我刀未出鞘,所以只好變招為削——我在拔刀的同時斬出!

原想削向對方胸口,可惜刀勢同樣被阻,只能削中她腰帶。

啪的一聲,黑色腰帶墜地。

一柄軍警型左輪手槍跌了出來。


(我哋31號繼續


歡迎幫推, 希望快D衝上100正皮
2019-10-27 14:30:45
台灣飛最高的女孩 吳家如跳向奧運天際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XDQoxkC0Oc
2019-10-27 21:58:58
2019-10-27 22:17:39
2019-10-28 03:54:12
2019-10-29 05:11:11
lm
2019-10-29 11:32:20
2019-10-29 15:52:15
top
2019-10-29 18:50:12
live咗 好撚好睇
2019-10-30 00:30:37
pish
2019-10-30 00:36:08
好睇,慢慢追
2019-10-30 19:57:09
多謝大家支持 寫緊
2019-10-30 21:48:51
出住半集先,明早再出埋半集
2019-10-30 21:50:26
(26)

我終於成功拔出雙刀。

渴望吸血的她,又以一雙黑爪對我展開新一輪攻勢。

噹!鏘!鏘!鏘!鏘!鏘!

她在模仿我……她居然以右爪模仿我的「破連環」!

幸好我久經實戰鍛鍊,我以八斬刀一一接招,只是途中難免削到了在我右側的多個紅酒瓶。

昏暗中火花四濺。

在這近身戰中,我多次側頭看目標酒架,只怕會有所損毀——

卻被她注意到了。

只見怪物女警一個箭步衝向那酒架,砰的一聲,就是一記沉重腳踢!木製的架穿了一個大洞!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