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10-13 11:31:25
2019-10-13 15:10:21
2019-10-13 16:08:42
安仔好慘
2019-10-13 19:12:52
啲怪物係冇人性

而家香港都好多怪物
2019-10-13 21:44:01
top
2019-10-14 00:15:56
pish
2019-10-14 10:05:03
2019-10-14 11:21:54
top
2019-10-15 17:06:43
2019-10-16 09:10:53
16號喇!
2019-10-16 10:55:41
pish
2019-10-16 18:55:52
今日夜啲

應該九點後先出到
2019-10-16 21:53:09
(22)

手握斧頭的阿龍迷惘。

「睇佢雙眼……佢就快要異變,你只能夠落手。」旁邊有人說。

——是陳景,不帶感情的聲線。

阿龍的手震得更加厲害,陳景伸出手,令對方穩定,並說:「呢個係唯一嘅方法,我諗佢都唔想變成怪物。」

刃鋒接觸皮膚。

手起刀落,我在不遠處看著,心情相當難受。



稍為收拾心情後,我們一行五人繼續往荃新天地二期前行。

二期的最底層是先施百貨,我們從玻璃門與陳列櫥窗望進去,發現內裏全部都是殭。

雖然大部分都是低智力的泥殭……但以這個數量,是可以輕易把我們五人淹死的。

這樣龐大的數量,根本不可能對抗。

我吞了吞口水,見到蕙凌以手勢示意我們繼續矮身前進,她輕聲說:「根據同伴之前嘅偵察情報,我哋行到kfc嗰個門口先入去,應該會安全啲……」
2019-10-16 21:54:57
經過足君好的招牌,來到kfc正門的玻璃門前,果然……這邊一隻殭也沒有。

我們攝手攝腳的走進炸雞店範圍,只見整個商場的環境都相當幽暗,完全沒有燈,我們依靠外面透進來的微弱陽光視物。

這裡很安靜……我們越過一張有又一張的金屬餐桌,小心翼翼的避免碰到椅子,避免發出聲響引來商場另一邊的大殭群。

這炸雞店的廚房位,傳來陣陣肉類腐敗的氣味。

當我們離開這炸雞店,準備踏上扶手電梯上一層時,背後卻傳來響亮的一聲響!

叮!

「嘩——咩。」阿朗被嚇得怪叫著,我連忙捂著他的口。

突然餐廳的中央傳來一陣電子聲與水聲!

把我們嚇了一大跳!

我們回頭看,原來是炸雞店中央的白色自助洗手機自己運作了起來。

水流著……

——咁邪……明明冇人喺度。

「嚇死人……」阿龍額頭都是汗珠。

我們都捏了一把汗,然後,又續踏上已停頓的扶手電梯……
2019-10-16 22:04:03
我跟蕙凌走在最前頭,武器已在手上。

她一邊上行,一邊說:「呢度上去就係Market Place,入面應該會有牛扒同其他食品,之後我哋再經天橋同如心廣場,行去一期拎紅酒。」

當我們行到上扶手電梯的頂端時,突襲又再出現。

「嗄——!!!」

三隻神情凶狠的黑甲女殭同時向我們攻來!

鋒利的黑長利爪連環刺向我跟蕙凌的臉部——我一邊用刀格檔,一邊倒退。

鐺!鐺!鐺!鐺!

火花在我臉前爆開,我咬牙頑抗。

——好強嘅力度。

在我背靠著扶手電梯邊緣,幾乎要向後倒下去的時候,一旁的陳景出手,以他那柄帶有血槽的戰術匕首刺入黑甲的腹部,再刺入心臟!

黑色的血液流出。

在它尖叫間,我乘勢以一雙八斬刀刺進它的腦部,確保它死得不能再死。

餘下的兩隻,由蕙凌與阿龍聯手插心殺掉。

阿朗則在震驚中,仍站在扶手電梯邊緣,暫時不能動彈。

阿龍踢了一下黑甲的屍體,大夥兒繼續前行。

來到Market Place超市前,我們看到一男一女的腐爛屍首。

在光滑的地板上,重疊著……

同樣是左手臂不見了。

看到這個畫面,我忽然又頭痛起來,關於父母死狀的痛苦回憶又湧入我的腦海中,像針般刺痛著我的大腦。

蕙凌看著忽然變得一臉痛苦,步履不穩的我,走過來關切地詢問:「阿存,你……你諗起你父母?」

我辛苦地點點頭,乾嘔著,握刀的氣力失去了。
2019-10-16 22:08:05
「原來……咁、你應該係PTSD發作……你而家咪埋眼唞陣先,我哋會睇住四周圍。」蕙凌拍拍我的肩頭,緊張地說。

陳景似乎猜到是什麼事,「不如我哋搬開其中一條屍?」

在休息一會,加上他們把女性屍首搬開之後,我好了許多。

我的氣力重新恢復……開始觀察那中年男性屍首,因為他的臉容與手中兵器都是我所熟悉的。

那是周師兄——拳館裏的大師兄,我父親的愛徒之一,最擅長的兵器是太極刀與長槍。

他右手握著的,是被稱為「百兵之王」的長槍。

頭上戴著拳館裡,那種拳賽用的保護頭盔,可以保護到前頸與耳朵不被咬。

——唔通……就係佢偷咗拳館嘅嘢?

——估唔到,大師兄你死得咁慘。
2019-10-16 22:11:56
我嘆了一口氣,俯低身把他手上的木質長槍奪過來。

因為屍僵,過程有點不容易,我要將他的逐根手指板開……

成功拿到長槍後,我跟兄弟說:「陳景,如果個頭盔你想要,你可以攞。」

陳景看看藍色頭盔上的噁心血跡,搖了搖頭。

然後,我走近她。

「蕙凌,你以前係咪用開依種兵器?」我握著長槍詢問她。

蕙凌點點頭,「我喺葵興嘅『大聖劈掛門』練長槍練咗好多年,係全港異變初期……我就係靠呢種兵器同首領一齊殺出重圍。」

「依支長槍其實係屬於我拳館嘅,我而家將佢送畀你。」

「真係……?好呀。」蕙凌將金屬棒收好,再愉快地把長槍接過。
2019-10-16 22:13:49
長槍一上手,蕙凌就像是充滿電一樣,渾身都充滿著愉快興奮的氣息。

槍桿紅纓抖動,槍尖銀光連閃——她立即就表演了幾招凶猛的刺擊技。

我認得那是「劈掛槍法」的招式。

耍了一會,蕙凌滿足地笑著,「係重咗少少,但可以適應。」 把長槍拄在地上。

我看著微微流汗的她,覺得她頗有「學園默示錄」女主角的風範。

然後,我們是時候要進入超市「奪寶」了。

完全沒有亮燈的Market Place,充滿著死寂的氣氛……

感覺就像隨時會有群殭撲出來一樣……


《如果你真的想要做到的話,沒有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難題能夠阻止你完成你所渴求的目標。》


(我哋19號下午繼續


more正皮,些牙
2019-10-16 22:24:59
2019-10-17 00:10:24
2019-10-17 00:38:32
樓主
我見到你原來有睇觀音之愛
同時我都有做金色光冥想
我係透過情緒密碼去認識的
2019-10-17 06:52:39
係呀
2019-10-17 08:52:01
2019-10-17 09:18:53
2019-10-17 15:21:09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