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10-11 13:01:46
仲未回覆…

巴打 你冇咩事嘛?
2019-10-11 15:37:46
冇乜特別
唔知巴打你記唔記得我呢?我係上一系列都有留過言
如果巴打真係感應到正負面能量嘅話
好希望你可以幫我睇下我依家行緊嘅路係對定還是錯
2019-10-11 17:19:01
當然記得你

跟自己熱情去行

加油
2019-10-11 17:20:57
唔需要理所謂“社會規範”
2019-10-11 17:38:36
加速
2019-10-11 18:23:21


實地考察
2019-10-11 20:35:05
2019-10-12 13:33:36
寫緊 大約3點出
2019-10-12 13:54:45
PUSH
2019-10-12 14:45:23
(21)

我搭著阿朗的肩膊,簡單交代了一切。

「荃新天地啊……我……等我諗下先,」只見阿朗緊張地揉著雙手,「我……我…好丫,我去……」

實在意外,我大喜過望,以興奮的聲線說:「真係!?多謝你!越多同伴越好!」

「 唔使客氣…… 我、我哋……幾時出發?」



妹妹最近都有定期在喝威路氏提子汁,雖然臉色依舊蒼白,但感覺她變得比較有精神,而且睡眠時間也減少了點。

我倆坐在床邊,我把妹妹剛喝完的葡萄汁玻璃瓶收起,也把那支重用多次的膠飲管放好。

然後牽著她的雙手說:「阿妹,我而家要出去外面作戰啦,希望出動一次就可以成功拎到啲物資返嚟做診金……等楊醫生可以搵到方法醫好你。」

沒有回應……

我望著妹妹空洞的眼神,突然有些傷感。

我愛惜地摸一摸妹妹秀麗的頭髮。
2019-10-12 14:55:54
「我一定可以做到嘅。」我輕聲的勉勵自己。

一直以來,都有兩位壯男侍衛跟我們同樣睡在廳。

「我妹妹……拜託你哋兩位照顧啦。」我對他們微微鞠躬。



下午兩時正,我帶齊武器與裝備前往大門鐵閘的位置。

這次,只是左手臂包了黑色周刊。

陳景當然也在,我跟他是多年死黨兄弟,不需多說什麼。

他依舊是帶著那把阿力送給他的匕首。

蕙凌、阿朗與兩位素未謀面的前線男戰士已在。

阿朗腰間是一把開山刀,這次不用行山杖了。

較年長的男戰士,看來接近三十歲,右手戴著黑色的拇指筋腱保護手套,腰間有斧頭。

蕙凌對他說:「阿龍,上次作戰嘅傷……仲未好返?」

「係呀……後來楊醫生話我筋腱發左炎,不過都仲可以揸到武器。」阿龍看看他的右手掌。

蕙凌跟我打招呼之後,說:「阿存,依位係阿龍,而依一位叫安仔,佢哋都同我合作過幾次㗎啦。」

年輕戰士安仔跟我說了聲「HI」,他穿著一雙紅黑色的新把撚波鞋。

我誠懇地說:「多謝大家肯出手幫忙。」

「唔使客氣,我哋都想為基地做啲食物補給。」阿龍笑笑。

啪的一聲,電子閘被打開。

一共六人同行,出發!
2019-10-12 14:56:22
從充滿活人氣息的居住地回到這死城……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陰沉的雲,陰沉的建築。

由於靠近基地的關係,放眼所見,不見殭群,但亦見不到有活人。

蕙凌與安仔領頭前行……

我深深吸一口灰色的空氣,踏著沉重的步伐跟隨兩位戰士,向沙咀道寶石大廈方向走去。



我們途經聖芳濟中學,不一會,已經來到相傳鬧鬼的龍華戲院附近。

停泊在道上的車很多,多半是大型貨櫃車,形成了長長的車龍,全都打開了車門——可以想像到當時的人們驚慌逃跑的模樣。

我們以警戒的步伐過馬路。

在斑馬線中央,我看著右前方荃新天地那獨特的球型外觀設計,「前面就係荃新天地二期……黃色危險區域嘅所在。」我有點緊張,搭在刀柄的手正冒著汗。

了無人氣的「死寂天地」,從外牆玻璃可看到,入面有大量的殭。

一個咬一個,人傳人……

蕙凌的臉容有點繃緊,一邊領頭過馬路,一邊說:「其實……我哋而家已經係黃色區域入面,因為三兄弟……」

這時候,變故突現。

在快要行完一整條斑馬線的時候,我跟安仔同時留意到蕙凌的臉前有銀光閃過——

是魚勾!?

安仔緊張地叫了一聲「小心!」,然後就把蕙凌的上半身推開,自己卻承受了這奇襲攻擊!

一支鋒利的魚勾狠狠勾住了安仔的右耳,他慘叫一聲,根本來不及拔出腰間的短刀。

拿著魚桿的施襲者——一隻戴著詭異項鍊的笑殭,正站在右方的貨車上方,吃吃地笑著。

得手後,它急速跑跳到另一架貨車,再跳……往剛才的龍華戲院方向走去。

「獵物」就這樣被這怪物拖行著 。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安仔不斷倒退,厲聲慘叫。

站在隊伍較後方的阿朗嘗試用刀斬斷魚絲,但不成功。

看著安仔不斷離我們遠去。
2019-10-12 15:01:21
「仆街!!」

我們四人不顧一切的追上去,決心要把那個戴著人指項鍊的笑殭斬殺掉!

它繼續吃吃地笑著,雙手拉桿。

蕙凌認得那噁心項鍊,大叫:「佢係三兄弟嘅大佬!大家小心!!」

碰!!

被拉扯的安仔後背狠狠撞在一架白色貨櫃車車頭,他右邊臉都是鮮血,被撞得幾乎失去了意識。

車與車之間的縫隙跑出了另一隻笑殭,戴著牙齒項鍊,主要是由人的犬齒串成。

它張口緊咬著安仔的右肩,嗤嗤地笑著。

沒了……

被咬了。

有人灰心,有人憤怒。
2019-10-12 15:01:37
震怒的蕙凌加速衝上前,卻被突然出現的第三隻男性殭屍攔住了!

同樣是笑殭,戴著牙齒項鍊——突如其來的伸出一腳!

碰!

蕙凌的小腹中招,被擊退,吃痛得手中尖頭金屬棒幾乎脫手而出。

殭屍一般有著超人般的力氣。

這第三位同伴瞪著一雙恐怖的大眼睛,一邊詭異地向後行,一邊痴痴地笑。

只見,這兩隻較年輕的笑殭一左一右的拉著安仔……

格的一聲,兩肩關節被巨力拉斷,這年輕戰士的一雙手臂被扯走。

在安仔的慘叫聲中,它們得到了寶貴的戰利品……三兄弟立即躍進混亂的車群中,向楊屋道街市方向逃去。

耳朵也被扯走……
2019-10-12 15:04:17
一切實在發生得太快太突然……看著眼前的血腥場景,阿朗悲痛得跪了下來。

我跟陳景始終未能趕及救人。

「可惡……」

半跪在地的安仔辛苦地咳嗽著,阿龍用布條按在戰友的右手斷口,希望能夠有止血作用。

安仔神色迷惘,「沒啦……無希望……無……」

阿龍看著出生入死的戰友,悲痛得無法說出話來。

「冇㗎喇……殺咗我啦……」安仔咳出一口血,「就算我冇被咬到……喺呢個亂世冇咗雙手都冇可能生存到……」

阿龍知道那是事實。
2019-10-12 15:08:54
他深深吸一口氣後,拔出腰間的斧頭……但手不斷在震。

斧頭最鋒利的位置對牢戰友的喉嚨位。

「我、我落唔到、我唔得……我落唔到手! 我落唔到手呀!!」最後的兩句,阿龍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嗌。


有別的方法嗎?

(next:16號

歡迎入來紙言比個“追稿”我/ 留個言
如果入到「單日人氣文章排行榜」頭十名, 我會有少許稿費的


www.shikoto.com/articles/188830.html
2019-10-12 16:02:30
因為預期14 15工作量比較多, 無奈只能16號晚上出
2019-10-12 17:53:28
TOP
2019-10-12 18:13:21

輕輕一推
2019-10-12 19:00:08
一出就死
2019-10-12 19:04:54
TOP
2019-10-12 19:17:08
2019-10-12 19:48:08
人生無常
2019-10-12 19:53:26
2019-10-12 23:51:04
地震一推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