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903 回覆
80 Like 10 Dislike
2019-09-12 00:21:08
2019-09-12 00:35:51
唔夠喉
2019-09-12 09:15:45
明嘅
2019-09-12 09:46:07
2019-09-12 11:39:28
2019-09-12 12:50:33
2019-09-12 13:16:33
2019-09-12 14:22:08
成日得樓主一個自推好慘
冇人同我一樣覺得好睇嘅咩
2019-09-12 16:32:45
多謝支持~

一齊幫推
2019-09-12 18:26:41
2019-09-12 21:48:32
預告: 明早1030出新一集
2019-09-12 22:02:07
2019-09-13 03:13:13
2019-09-13 03:36:57
2019-09-13 10:27:36
為咗多謝大家嘅留言支持 今集會加字數,去到2560字
2019-09-13 10:32:03
(12)
首領當面問我關於家中糧食的問題。

我想講,我妹妹是不需要進食……

但……

我欲言又止。

——眼前依個人……可以信任嗎?

首領是個明事理的人,「唔緊要,如果你唔想講,可以唔講。」

我微微點頭。

他又說:「今日嘅戰鬥,阿力頭先已經匯報曬比我聽,多謝你奮不顧身咁救左阿朗同蕙凌。」

「唔使客氣,應該嘅……」

爸爸從小就教我要見義勇為,做人要有俠義心。

他不只講,還會身教。

幾年前他就在荃灣中心附近,從一個失常中年漢手中救了一名被斬的保安。

「……你頭先登記左電話,」首領的話語將我從回憶中拉回來,「係咪依個?」

他將手機螢幕展示給我看,確實是我的手機號碼。

「送一樣嘢畀你。」他正以手機輸入些什麼。
2019-09-13 10:34:58
叮——

因為之前阿Moon幫我登入了此地的WiFi,所以我立即就收到了這個WhatsApp新訊息:

將普通餐升級為特級餐,一人。

我留意到,首領的手機號相當特別,是555字頭的。

「由聽日早餐開始,你係2座3樓取餐嘅時候,展示依個訊息畀staff睇就ok……另外住方面,你同朋友就住係2座14樓A室啦,床位已經有基本日用品,如果你有咩其他需要或問題,可以同樓層主管傾。」

「好,多謝。」

「仲有冇其他問題?」

我沉默了一會,「有件事……首領,我要同你坦白……」

「請講。」首領微笑著。

首領有一種親和力,我直覺覺得我可以信任他。

「係關於我妹妹嘅事……」

我就簡單地說了關於妹妹在家中被咬、身體上的異變、半殭的特徵、斷臂重生、我想她變回人類的事……只是完全沒有提及關於我父母的事。

我特別強調自從她流過眼淚,「醒了」之後,一直以來妹妹都沒有襲擊我,而且願意聽從我的簡單命令,也沒有攻擊我的朋友們。

「半殭……」首領一邊踱步,一邊低頭沉思,「我喺依個瘋狂嘅世界遊歷咗一年幾,都冇聽過有依樣野。」

他以認真的眼神望向我,「你想妹妹變返做正常人……你有依個心好好,但你要知道……一旦變成殭屍,就再冇辦法變番做人,呢個係經驗之談。」
2019-09-13 10:47:39
「嗯……」我失落地點點頭,沉默了一會,「我會努力尋求方法……首領,雖然我妹妹而家係咁嘅情況,但我請求你容許佢同我繼續一齊住喺度,我……我哋嘅背囊有好多食物,我可以捐出大部分畀你地,我亦都可以放棄升級做特級餐……」

「呢啲都唔係重點……」首領輕輕嘆了一口氣,「如果你妹妹係咁嘅情況……咁或者我哋另有安排……」

我替妹妹著緊,心跳正在加速。

「基地入面人來人往,係咪可以容許一個半殭長期住係度,呢個算係大事……唔係我一個人就可以決定到,所以我遲啲會因為呢件事攪一個『七人投票大會』。」

我點點頭。

首領望一望時鐘,「夜啦……你先上去休息啦,投票大會嘅事,遲啲會再通知你。」

我只好點點頭,站起身來。

首領正以Whatsapp程式輸入著什麼,然後抬頭對我說:「你哋嘅住宿改為2座10樓A室,你依度原路返出去,去2座大堂搭𨋢就上到去。」



升降機來到十樓,轉左就是A室。

我驟眼一看,A、B、C室的門都沒有關上,看來都是長期打開。

進到A室,是三房一廳的間隔,飯廳很大,放了幾排屏風,屏風之內就是睡床與矮櫃子。

五個小間隔,五張床。

其實感覺上有點像醫院的五人病房。

走廊也有一張帆布床,上面有位少年在躺臥著,主人房的門半掩著,能夠看見內裡約有四人,似乎是一家四口。

一個單位就住了約十四人。

而這單位只有兩個洗手間。

我能夠理解,畢竟荃灣區的倖存者應該不少。

這個飯廳沒有飯桌,也沒有電視,廳的右方是兩位壯男,左方則是呆坐著的妹妹與正在把隨身物品塞進小櫃子的陳景。

妹妹的床在窗邊的位置,我幫她調整好過高的口罩,拉好粉藍色的上衣,又摸摸她的頭。

仍是不能跟我有正常交流……

而她那個裝了食物與工具的背包就在櫃子上。

陳景的床在妹妹的床尾位置,他一直埋頭在整理東西,沒有留意到我。

「陳景……一切都ok嗎?」我將沉甸甸的背包放到床上。
2019-09-13 10:48:30
他嚇了一跳,轉過身來看我,「喂兄弟,你返嚟啦!你隻手冇咩事嘛?」

我跟他簡單交代見醫生的情況,他跟我交代妹妹嗜食人血的事……

「嗯……果然佢本性難移啊,」我苦笑著看妹妹,「所以都係戴番個口罩安全啲……」

突然啪的一聲,妹妹一頭倒在床上,熟睡得似是個昏迷的人。

我知道她累得很,平常她在家,晚上六時便入睡,到第二天下午才會醒來。

我默默幫她脫掉鞋子。

待陳景洗澡後,我也隨便洗了洗。

這裏沒有沐浴露,大家都是用洗頭水洗頭,然後用多出來的泡沫刷身子。

很環保呢……

像回到古時一樣,清水洗澡。

我從滿是洗頭水香味的廁所走出來,一邊用毛巾擦乾頭髮,一邊觀察著跟我們同樣睡在廳的兩位壯男。

沒有鬍子的,已經熟睡;有鬍子的,正在床上抽著電子煙。

共通點:床邊都放了一柄匕首,床尾有金屬手銬。

我現在明白到為什麼首領要將我們改為安置在10樓這個單位。

這兩人都是守衛,看顧妹妹,也看顧這房子裡其他活人……

不要緊,沒有將我妹妹綁起來囚禁已經很好了。



所有燈都關了起來。

我就睡在妹妹的對面,可以跟她遙遙相對望。

現在凌晨三時了,但我仍是未能入睡。
2019-09-13 10:52:58
經歷昨日幾場戰鬥,我的右手、後背、胸口仍是隱隱作痛。

但我無悔。

為了她,一切都值得。

其實,「擔心」才是最主要令我難以入睡的原因——

在大家得知真相後,妹妹會否被人排斥?

到底會是哪七位倖存者參與投票呢?

如果最後大家要求趕走我和妹妹……我們又該何去何從呢?

……

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翌日醒來後,我進了升降機,打算到最高層的43樓去。

奇怪,上升速度比之前慢很多。

叮——
2019-09-13 11:07:05
升降機來到14樓,金屬門一打開,卻是密不透風的磚牆。

陰暗灰黑,上面還有一大片血跡。

黑色的血跡湊合成一個惡鬼的樣子。

我吃了一驚,連忙伸手按鈕把門關上。

叮——

17樓,門又打開,這次是光頭的白臉殭屍,兩大隻,從低處爬上來,想抓我的腳。

我嚇得講了句粗口,又連忙伸手按鈕把門關上。

彷彿沒完沒了……

為什麼,上天要我孤身一人面對這些?

為什麼,我總是到不了我心中的目標?

叮——

22樓,門又打開,這次比較正常,是我家的環境——

是少年時代的我。

當時的我跟妹妹正悠閒地坐在沙發上,一邊吃著可樂糖,一邊看著TVB的數碼暴龍合體大作戰。

「阿哥,你最近係咪拍拖呀?」小喬有一雙靈動的眼睛。

「咦,你點知㗎?」我笑笑。

美好的舊日子……

我走上前想看清楚。

然而升降機卻在沒有關門的情況下,急速下降。

我距離我的目標愈來愈遠。

轟轟轟轟——
2019-09-13 11:13:58
我張臂抱著身邊的妹妹,保護她的頭部,我要盡我一切的能力保護她。

轟轟轟轟——

升降機在我腳下炸開了。


我在床上驚醒過來,滿身都是汗水。

又是新一天。


《擔心是不好的能量,請嘗試,以祝福代替擔心。》


(我哋18號2100繼續

覺得好睇就正皮/留言/分享啦,你地嘅支持係我最大嘅動力

歡迎入來紙言比個“追稿”我,希望可以上到排行榜十名內


www.shikoto.com/articles/188830.html
2019-09-13 11:30:28
更新得太慢有時都唔記得上一次更新講到去邊
2019-09-13 12:02:55
明嘅可以紙言睇返呀
2019-09-13 12:38:3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