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09-01 01:27:45
2019-09-01 08:36:49
2019-09-01 17:15:00
2019-09-01 17:57:14
2019-09-01 20:10:33
2019-09-01 20:43:14
有文未
2019-09-01 21:57:40
2019-09-02 00:41:00
2019-09-02 04:51:22
繼續支持
2019-09-02 18:05:54
多謝幾位幫推

努力中,希望今晚出到半集或一集

(今集寫得不太順)
2019-09-02 21:38:41
校對中,出住半集先
2019-09-02 21:45:33
(10)

眼前的怪物用尖犬齒狠狠咬在我的左臂上。

我以右手把八斬刀反手拔出的同時,它已經咬穿了黑色週刊的防護!

如今,只有一個方法可以救自己。

我右手銀光一閃——刀鋒將這笑殭的左下顎肌肉與筋腱全割斷!

它被迫鬆開了口。

其左眼也受了嚴重的割傷。

它快速躍後保命,用手托著掉下來的下顎,半邊臉浴血……卻仍冷笑著,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我聽到,背後有人正跑過來。
2019-09-02 21:46:24
那笑殭後退到黑暗中,消失不見。

一副奸詐相,感覺它稍後又會突然出現偷襲我們……

我走近蕙凌,把她扶起,「妳OK嗎?行到?」

「我OK……更嚴重嘅傷我都試過……」她隨手抹走額頭上的血,俯身拾回金屬棒,「反而係你,你快啲剪開週刊,睇下有冇受傷……」

狗吠聲迫近。

是那兩頭殭屍狗——血眼狂犬、紫眼狂犬。

九米、六米、四米……

牠們正一左一右的跑近來,神情兇狠。

「冇時間啦!我哋要走先!」我回首,「小喬!跟我嚟!」

完全沒有空閒時間擔心自己……
2019-09-02 21:51:46
漆黑中,在雙犬非常接近我與妹妹的時候,一道綠色的激光從千色匯方向射向牠們!

是阿力!他正在用一支觀星筆照射狂犬的眼睛。

牠們的動作稍為慢了下來,都咪著眼,似乎很怕這種強光。

「阿朗,照明!!」阿力豪壯的聲線。

阿朗反手從背包拔出一支大電筒,打開,遠距離照射紫眼犬的眼睛。

阿力跟我們說:「走!快啲跑!!我同阿朗殿後。」

我一邊跑,一邊留意到阿朗的手正不斷在顛抖。

我、妹妹、蕙凌、陳景拼了命的急跑轉右,入眾安街。

另外兩人也跟隨著。
2019-09-02 22:10:14
在經過6IXTY8IGHT內衣店的時候,阿力在我身後叫喊,「我哋兵分三路,你同你妹妹行大路!沿住德華街一直跑,蕙凌你同依位匕首先生一齊行小路!我就行沙咀道……呢個係對付狂犬最有效嘅方法!」

「大家!目標係基地!」蕙凌跑得滿臉通紅。

「咩基地?」我也跑得有點喘氣。

「倖存者基地,名逸居!」



性命攸關,我們逃跑時當然不會依從交通燈號或走斑馬線。

在跑經藍色牆身的荃灣天主教小學後,我們跨欄又跨欄,橫越兩條公路,終於來到名逸居的正門大閘前——

兩條瘋狗已經不知所終。

屋苑三幢住宅呈弧形排列,每幢樓高四十層左右,中間兩層會所是落地大玻璃設計,在右方的位置可看到有著跑步機等健身設施,內裡有人走動。

亦有人以望遠鏡望向我們門口這邊,似是哨兵。

我仰首看著,這裏易守難攻,確實是個好地方。

看來有不少活人在裡面。

這裡的第一道防線,是在屋苑的黑色電子大閘外,以眾多廢棄車、三色回收箱及紮成三角形的鐵欄作roadblock,形成一個兩米高的半圓圍牆。

圍牆上站著一男兩女,站在最前頭的,是一個身穿開胸麻質上衣的男人,看來四十歲左右,方臉型,雙目有神,手執開山刀,予人一種堅毅、剛強之感覺。

旁邊兩名女弓箭手,看來都是守牆者。
2019-09-02 22:14:52
明天繼續
2019-09-03 16:05:58
Tui
2019-09-03 17:02:09
「蕙凌……你受咗傷!?」方臉男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一臉驚訝。

「我冇咩事,反而依位新朋友需要立即驗傷,」有著一頭栗子色長髮的蕙凌輕搭著我的左肩,「佢頭先為咗救我,左手可能受咗傷……一隻笑殭咬咗佢。」

「好,入嚟先講。」

兩位女弓箭手拉開兩個三色回收箱,形成一個通道讓大夥兒進入。

然後是第二道防線,五米闊的電動大閘。

靠左的位置有一個八達通感應器與一道小鐵閘,看來平時是可以讓住客以八達通入閘。

現在當然沒有這功能,內裡的守衛見到是自己人,就立即按鈕開閘。

我留意到那守衛的左臂也同樣包了周刊做防護,左腰處有一尖銳金屬棒。

進閘後,就是屋苑的平台花園。

平台中央有一個噴水池,四周團團圍住不少賣東西的攤檔——各式各樣的武器、防具、衣服和食物。

亂中有序,看來這基地裏有一班優秀的管理者。

「呢邊呀,」蕙凌拉著我的手臂,向最近的1座走去,「我帶你去見楊醫生。」
2019-09-03 17:31:27


1座1樓A室。

這裏被改建成一個類似醫療室的地方。

原本的客廳被改裝成一個會診室。

我遊目四顧,這裡有醫院屏風、床、辦公桌、筆記型電腦、血壓計以及各種醫療儀器。

辦公桌處有一位戴眼鏡的男人正在以筆電工作。

男人看來三十來歲,身形高瘦,長臉形,神色冷漠,穿著醫生袍,左胸位插著支名貴墨水筆,頸上掛著聽診器。

而最特別的是……他是獨臂的,沒有右手。

他正以唯一的左手與耳機收音咪配合,做一些資料輸入的工作,全都是英文。

蕙凌恭敬地對他說:「楊醫生,請問您得唔得閒睇下呢位新朋友,緊急嘅。」



我坐在楊醫生的前面,他用左手執著我手臂上的周刊,看了一眼。

上面明顯被尖牙咬穿了四個洞。

「阿Moon,幫我剪開佢。」楊醫生跟身邊的一位圓臉女護士說。

然後,問我,「你叫咩名?」
2019-09-03 17:33:41
「楊默存。」

「楊先生,你知唔知而家幾點?」楊醫生仍然以冷淡的聲線問。

我舉目四顧,發現白色的牆上有鐘,「晚上七點半。」

我一邊答問題,醫生一邊檢查我的眼睛與指甲。

「一切正常……我諗你應該冇事,冇受到感染。」

這時候,我左臂上的週刊終於被完全解下來,一個牙印也沒有。

「嗯,果然。」楊醫生露出了一點笑容,「楊先生,你想加入基地嗎?」

我點點頭。

「咁等姑娘幫你入啲簡單個人資料……」

護士阿Moon坐在筆電前面,醫生在旁看著。

我一邊答問題,一邊觀察著這位楊醫生。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這位中年醫生的一雙眼睛深邃莫測,予人一種冷酷的感覺。

我看著他斷手的位置……我猜測他應該不是天生殘障,極有可能是因為後天意外,而且時間不是太遠久。

因此他並不快樂。

我又看看四周的擺設。
2019-09-03 17:59:27
原來這位Dr. yeung畢業於港大醫學院,曾經是港大李嘉誠醫學院的助理院長,內外全科醫學士……

而且還是個免疫症專家,有本地周刊訪問過他。

——依個人……可以信任?

——可以請求佢幫手醫我妹妹?

——啱啱嚟到呢個新環境…我都係先觀察多一段時間比較穩陣。


( 我哋8號中午繼續
2019-09-03 18:02:16
歡迎入來紙言比個“追稿”我, 希望可以上到排行榜

www.shikoto.com/articles/188830.html

謝謝
2019-09-03 18:41:35
??
2019-09-03 18:43:01
希望主角唔會同人鬥
鬥完殭屍又可能要俾人搞
2019-09-03 18:47:15
by the way

美琪會在稍後以另一種形式再現

不過都係第二部曲之後嘅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