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人性黑暗面]有人食咗發瘟豬產生畸變《香港殘響》

1001 回覆
96 Like 13 Dislike
2019-08-30 04:40:19
2019-08-30 08:02:11
2019-08-30 09:52:41
2019-08-30 11:06:21
2019-08-30 15:26:41
2019-08-30 19:14:41
(9)

「點解——點解會咁架!!」慌張少年扯開喉嚨大叫。

只見荃灣街市旁,兩男一女的黑衣人,正圍在一架紅色的士四周,以不同的兵器迎戰蜂擁而至的殭屍群。

二十多隻泥殭,而且還有三、四隻黑甲正在迫近。

「點解、點解……呢度明明係和平區域呀!點解會有咁多殭屍!荃灣街市入面嗰啲都走曬出嚟……宜家多到好似紅色危險區域咁!!」在的士中央右側,慌張少年手握金屬行山杖,揹著大又重的背包,正上氣不接下氣的大叫著。

「阿朗!你唔好再大叫得唔得?而家就快入夜,你咁大聲嗌只會引嚟更加多怪物。」在的士車頭附近,穿著黑色TEE,深灰色短褲的貌美女生跟同伴說著。

這位紮著馬尾髮的英勇女生,正以一支尖頭的金屬棒對付群殭,或穿眼,或穿心——技藝相當純熟,明顯有武術底子。

……原來用利器穿心都可以殺死它們!!?
2019-08-30 19:15:46


8月31 自由行 下午三點見
被禁也要出
2019-08-30 19:19:47
「明明一開頭係基地、蕙凌你哋話呢個係好簡單嘅、搜索糧食任務、唔會遇到咁……啊!!」一隻爛臉的泥殭撲過來,阿朗用行山杖不斷打擊對方的頭。

他一邊「驚驚青青」地打,一邊縮進去背後那半開著車門的的士。

危急間,他的高大男同伴從車尾處趕過來,以開山刀替他解圍——一斬,爆頭。

爛臉殭抽搐兩下,一頭撞在的士的玻璃窗上,腦漿與血液流得半車都是。

阿朗怪叫一聲,用腳蹬開那噁心屍體。

「阿力,你哋做前線嘅!要保護我呀……」阿朗的聲線抖震著。

有著一身古銅色肌膚的高大青年沒有回應,他只是冷酷地點一點頭,便又殺往海壩街方向。

突然,彭的一聲,有人跳上了的士車頂,「Hi……」

這妖異的聲線……

阿朗後頸處一陣發毛,他轉身抬頭看,吃驚地說:「係、係……係笑殭!!」

一隻咧開嘴笑的男殭屍正以雙手握著阿朗的兩邊肩頭!

這種笑殭最喜歡徒手肢解人類!
2019-08-30 19:21:03
之前在家傷害我妹妹的應該就是這類型。

我掄刀疾衝,大喝:「趴低!」

一記刺刀勢,我將那笑殭的雙手手筋橫向割斷,令其難以發力——右手刀再順勢向上一勾,穿心。

垂死的笑殭一邊吼叫,一邊將它的死人頭靠過來,我左手刀柄往其額頭太陽穴一敲,它往右飛出,倒地死去。

「果然……」救了少年後,我看著那笑殭的死相。

我一腳蹬開來襲的殭,向那個叫蕙凌的女生問:「我想問!係咪所有殭,都可以插心致死?」

「係!當然!」作戰中的蕙凌。

「咁之前我哋蠢咗!」剛加入戰團的陳景說,「係咁瞄對方隻眼攻擊!」

陳景繼續以竹刀擊退狂暴的怪物。

「朋友!睇嚟你發揮唔到竹刀嘅威力!」那個叫阿力的高大青年對陳景說,從腰間掏出一把未出鞘的匕首,「接住!」
2019-08-30 19:21:42
陳景拋下竹刀,將匕首接住,拔出——那是一柄帶有血槽的特種兵戰術匕首。

這時,正好有一隻黑甲走了過去。

黑甲是一種喜歡俯低身行走的女殭屍,黑色的指甲尖又長,眼神兇狠,有很強的侵略性。

「又係依種怪物!」陳景滿胸怒憤,「之前就係依種黑甲怪物害到家明手受傷!」

女殭屍怪叫一聲,衝上前就是一爪!

凶猛的爪痕在景的紅色腳靶上突現。

再一爪,爪向景的右前臂,噹的一聲,陳景及時以長身匕首格開來爪,一個前衝,匕首穿過女殭屍的心胸位置——血液沿著匕首血槽落下,沒有濺到陳景身上。

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陳景成功殺敵後,反而有點呆滯。
2019-08-30 19:27:48
「做得好!繼續!!」阿力在遠處揚聲鼓勵。

陳景得到了更大的信心,繼續勇武殺殭!

不一會,驍勇善戰的阿力已為大家殺出一條生路——穿過海壩街通往千色匯的通道。

「依邊走!!」阿力重新把裝滿東西的大背包揹起,他的開山刀滿是黑血。

我環顧四周,那的確是唯一的生路。

忽然,在「生路」的反方向——聖安娜餅屋處傳來連續的狗吠聲。

孤月映照下,有兩隻大狗在吠。

兩隻——不太像狗的狗。
2019-08-30 19:30:12
殭狗
2019-08-30 19:42:04
那一雙怪狗的身體呈現一種不自然的弓型,那體態看起來像是弓著背的大山貓,左邊犬的雙目是血紅色的,右邊犬是詭異的一紫一黑,四隻犬齒尖又長,牠們的啡色毛皮油膩,背上有幾塊病態的紫斑,一雙前肢略為扭曲,但不像是骨折,而更像是兩條腿憑空多生出一個關節,奇異卻渾然天成……

我心中一凜——第四種類型……!?今日發生咩事?殭屍生物大匯演?

蕙凌吃了一驚,她深深吸了口氣,回頭叫嚷:「阿力!係狂犬……係狂犬!一共有兩隻!」聲線有些顫抖。

我留意到,這個勇武女生的雙腿正在微微發抖。

蕙凌一邊疾行,一邊四處張望,「唔通……唔通鐵殭佢、佢真係出咗嚟?」

我牽著妹妹跑起來。

那一雙狂犬拔足,追趕著正在逃跑中的我們!

「跑!」

我們一行六人,加速跑進海壩街。

蕙凌一邊跑,一邊對身邊的同伴說:「阿朗,照明!」

疾跑中的阿朗臉上寫滿恐懼,「鐵殭嘅兩隻狗……兩隻護主犬……黐線㗎。」持兵器的手不斷抖震。

他正在顫慄,他聽不到。

似乎這位「鐵殭」……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生物?

「阿朗!照明!」蕙凌提高聲量叫,沒有留意到前方。
2019-08-30 19:56:50
碰!

就在荃立方商場門口對開,綠光下,蕙凌被一支粗大竹竿絆倒——她整個人失去重心,嘭的一聲,上半身與頭重重撞在一架紅色小巴的車頭上。

她天旋地轉的坐了下地,金屬棒脫手,滾到一旁,右額頭流血,右手也腫了起來。

一隻笑殭從暗處走出來,他望著地上的女性獵物,陰惻惻地笑著,放下了那建築用的大竹竿。

「Hi……」蒼白的笑殭不懷好意地走近蕙凌。

只要咬上一口,病毒灌入血,就可以多一個同伴了。

狗吠聲越來越近。

蕙凌仍然是暈得要命,完全沒法反擊。

阿朗驚呼一聲。

最近是他,但他沒有上前救人。

我甩開了妹妹的手,用最快的速度衝上前。

因為剛才一直要牽著妹妹,我手上沒有刀——情急之下,我伸出了包了黑色週刊的左手臂為她格檔!

那笑殭以尖牙在我的左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世間裡,人與人之間的所謂「巧遇」,其實往往也是早已安排好的。》

9月1號下午一點,我要入機場"睇藝術品展覽",加上明天有點忙,所以可能2號晚上先至出到第10集

請見諒
2019-08-30 20:03:49
我們的大台是baby kingdom
2019-08-30 20:12:32

海霸街
2019-08-30 21:59:40
男女主角 「巧遇」了
2019-08-30 23:30:53


今日830,黑警拉咁多人,係官逼民反
2019-08-31 01:50:11
咬穿了
全文完
2019-08-31 07:24:46
2019-08-31 07:47:08

2019-08-31 17:07:26
2019-08-31 21:25:36
2019-08-31 21:41:40
2019-09-01 01:13:1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