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故】追女仔﹝19﹞

949 回覆
750 Like 4 Dislike
2019-02-13 20:25:04
「女人。」

「女人?邊個啊哈哈哈哈⋯⋯」Anna不禁大笑:「邊個咁唔好彩?」

「呃⋯」

---------------------
A:Anna
B:盧老師
C:許善藍
D:母親
E:不說出

2票

A
2019-02-13 20:25:28
C
2019-02-13 20:26:27
E
2019-02-13 20:26:45
A
2019-02-13 20:30:06
A
2019-02-13 20:32:37
A
2019-02-13 20:32:37
E
2019-02-13 20:37:30
既然墨巴夜晚12點幾先食lunch
咁呢個時間係朝早都好合理
2019-02-13 20:38:22
A
2019-02-13 20:39:52
a
2019-02-13 20:40:53
C
2019-02-13 20:44:01
雖然Anna貴為恩師,但當眾大笑王白蛋喜歡對象的不幸,實在不太好,於是我雙手掩住王白蛋的耳朵,不讓他聽到接下來的內容。

「就係Anna你。」

「⋯」Anna僵住笑容:「⋯吓?」

「由佢望到你,佢就決定要俾錢你賺。」我輕輕一笑,說:「你以為⋯⋯佢真係唔識堂課而俾你留堂?一切喺佢預計之內。」

「吓⋯⋯」Anna整個人愣住。

「王白蛋,講啲英文俾佢聽,俾佢知道你真正嘅實力⋯⋯」我拍他膊頭。

「Kiwi, apple, banana, orange, avocado, pear, grape, tomato, eggplant.」王白蛋快速流暢地,讀出一堆英文。

「連咁冷門嘅水果都⋯⋯」Anna真的愣得動不了。

「你就當唔好知,俾佢每個星期四,可以沉醉喺宜段微妙嘅關係吧。」我嘆氣,說:「因為佢都知,相距二十年嘅愛,幾努力傳遞,都唔會夠時間鬥。」

「大佬⋯我唔識處理呢啲嫁喎⋯」Anna有些抗拒:「我最驚收到學生情書⋯⋯」

「Anna!唔係叫你接受佢,而係⋯⋯」言語無法表達出,我現在的真懇:「唔好俾宜個細路,咁快對愛情絕望。」

Anna久經思考,嘆嘆氣:「我明白⋯」

「做完⋯⋯」此時,王白蛋汗流雨下、全身震顫的交出堂課:「你哋頭先細細聲講咩⋯」

「無嘢。」基於我一直雙手掩住他耳朵,所以王白蛋剛才什麼都聽不到。
-----------------------
2019-02-13 20:46:55
Live
2019-02-13 20:47:26
Live
2019-02-13 20:48:11
avocado幾時學
2019-02-13 20:58:50
幫白蛋開後宮
2019-02-13 21:00:09
「你搞掂啦,睇下,英文唔係好難啫。」我對王白蛋說。

「好,仲差一份英文寫作就走得。」Anna給她另一張紙和題目。

「吓!!?」我的反應,仆倒向後。

「如果你要追到愛人,必須要好好努力,學好英文。」Anna跟他忠告,說:「雖然係無可能發生到,不過你係目標,好好咁努力,好好咁前進,明?」

「你都支持我⋯⋯!?」王白蛋目瞪口呆。

「世上無咩,係唔可能。」Anna指住我,淺笑。

「我諗佢都攰⋯⋯」這次,換我想走了。

拜托!Anna你也要下班的!!

王白蛋的汗,多得不斷滴到地上。

「既然你都好似郁唔到咁⋯⋯」我為王白蛋收拾文具:「今日抖下先!抖一抖下星期再做過⋯⋯」

可是⋯!

王白蛋卻緊握住原筆⋯

他,微笑了。

「喔⋯」即使汗流浹背,仍能露出傲然的神色:「我王白蛋⋯⋯係個永不放棄嘅男人。」

這刻,小小的補習社裡彷彿響起配樂⋯⋯

男兒當入樽的主題曲──直到世界盡頭。
-------------------
2019-02-13 21:04:17
又作文
2019-02-13 21:05:54
crazy for you
2019-02-13 21:08:22
2019-02-13 21:08:48
原本我愣然的神色,

聽他這一句後,

亦不禁泛起一絲微笑。

「明白⋯⋯」我雙手插袋,淡笑道:「咁你今晚,可以自己返屋企?」

「老師⋯」王白蛋擺出一副冷酷的聲線,說:「去附近燒肉店,開定一檯等我,已經趕唔切返去食屋企飯。」

「嗯?」

「肉燒好之前,我到嚟到。」王白蛋跟我許下承諾。

「咁你飲牛奶,定啤酒。」我再多問一句。

「你作主。」

我到附近的將軍燒肉店開了一檯,並叫侍應:「唔該,落單。」

「嗯,請問要咩?」侍應問。


「要啤酒⋯⋯」我有些恩惠,淡然道:「兩杯。」
2019-02-13 21:11:06
百蛋成長記
2019-02-13 21:12:04
2019-02-13 21:16:06
「仲有冇其他需要?」

飲酒,當然要配肉,是大自然法則。

「五花腩、黑毛豬,都嚟一份。」

「明白。」店員下單後,我才看見對方是飛行。

「咦,飛行?」

「又遇到你嘅⋯⋯」飛行說。

「你唔係撈剪頭髮嫁咩?」

「我成日秘撈嫁啦,好耐之前都喺蘭桂坊間酒吧見過你,嗰陣我做緊酒保。」飛行說出,我不知道的真相。

「唔怪之得⋯⋯」我回憶起當時,說:「之前覺得有個酒保把聲好熟。」

「唔阻你一個人飲兩杯啤酒食兩份肉,食得開心啲。」說畢,飛行就回去工作:「今日有檯客人坐廂房,搞聯誼派對,好多嘢做。」

再等王白蛋前來期間,找點事做消耗下時間吧。
----------------
A:喝檯上的啤酒
B:跟飛行閒聊
C:追加餐點
D:在燒肉店逛逛

4票
2019-02-13 21:16:37
b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